大虎,我们结婚吧。“小三分离师在行动” 2017-07-09返回

大虎,我们结婚吧。“小三分离师在行动”

     “大虎,大虎,我们,我们…结婚吧。”慧佳坐在大虎的对面,两只手紧紧地握在一起,看的出来,此刻的她有点紧张。

餐厅还是大虎第一次约她的时候去的那家,酒红色的落地窗,微微摇曳的烛光将慧佳的轮廓勾勒出来,柔媚而又温婉,大虎看着眼前的慧佳不由的心动,却也有些猝不及防:“慧佳啊,我知道你对我是真心真意的,我也知道你是难得的好姑娘,可是…”

大虎的话还没说完慧佳的眼泪便顺着眼眶脸颊落在了她的手背上。慧佳认识大虎的时候正是无数女人抓住青春的尾巴争着嫁出去的时候,而佳慧却做出了一个让很多人诧异的举动——接受了大虎的追求,正式开始恋爱。

时光在她的脸上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很多人见到她依然觉得她是一个刚入职场不久的女人,她讲话温柔而又舒缓,没有别的小姑娘的焦躁,也没有女强人的彪悍,很多时候,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女子,大虎自然是看不得她哭的,他大慧佳十几岁,按说他这样的年纪很少再有人愿意和他谈论感情了,这些年来他倾注他所有的心血都在舜天公司,慧佳的出现无疑是打开了他内心柔软的那一层。“你不要急嘛,总要给我点时间。”大虎像是在劝慰慧佳又像是在劝慰自己

惠佳去年进入舜天公司。凭借着出色的外表和极强的人际沟通能力,很快,她就俘获了舜天老总张大虎的心。

又是一场紧张的会务安排,惠佳从早忙到晚,累得不可开交。因为舜天公司要与一位重要的商业伙伴洽谈业务。据说这位生意伙伴背景颇深,是本省嘉豪集团总裁的儿子,名叫苏通。嘉豪集团的总市值是舜天公司的五十倍都不止,惠佳心里很清楚,所以丝毫不敢马虎大意。

会议终于如期举行了,双方进行了友好的洽谈,其实没有达成任何实质性协议,与其说是谈生意还不如说是苏通率队前来参观。苏通果然是一表人才,而且富豪气质十足,谈吐大方,出手阔绰。但张大虎显然对这些无关痛痒,对洽谈结果表现出十分的不满和无奈。然而惠佳却感觉收获颇丰,甚至有上天赐给良机的兴奋感,仿佛意外捡到了金子。

原来在这次商业洽谈中,惠佳竟然与苏通擦出了火花。苏通见到惠佳第一眼就楞了下神,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扑面而来。惠佳察言观色,以她作为女人的灵敏,当然体会到了苏通这微妙的变化。几场洽谈下来,两人便有了几次比较近距离的会谈。之后,两人眉目传情、暗送秋波,相见恨晚的感觉溢于言表。

对于她来说,这并没有什么意外。她很熟悉男人,也熟悉自己的本领,他知道男人需要什么,对成功男人更是有悉心的研究。所以一切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况且,这也不是第一个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男人,她的种种成绩离不开男人的 “提携”。她并不像外表那样是一个小女子,其实她更是一处心积虑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但是她的那张脸总会让男人误以为她是个痴情的小女人。

接下来的几天,张大虎感觉轻松了很多,少了佳慧的催婚,他似乎更能享受下难得的闲暇。张大虎今年45岁,历经艰辛开创了一番事业。一直人品可靠的他,去年竟然“拈花惹草”,有了惠佳这个插足者或者叫“小三”。其实他现在是骑虎难下,一边对自己的老婆孩子还有家庭眷恋不舍,尤其是自己的“糟糠之妻”陪自己度过了最艰苦的时段,自己怎忍将其抛弃,十几年感情还是历历在目的。另一方面,他觉得自己也不能置惠佳于不顾,毕竟惠佳也是真的喜欢自己,况且她说自己已经有了身孕,这可如何是好?

“张总,我们分手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一个月后,惠佳对张大虎直接摊牌了。

“什么,分手?……你不是怀孕了吗?”张大虎被惠佳劈头盖脸的话语雷到了,一脸诧异的问道。

“那是假的,我为了咱俩早成正果做了个假的化验报告,当初我对你一往情深奔着相守一生的目的去和你交往,但奈何落花有意 流水无情,我现在有新的男友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了。”惠佳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什么,假的?”惠佳后面的话更加震撼到了张大虎。“你的……你的男朋友这么快,是谁?”张大虎茫然地问道,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油然而生,但也不知从哪里同时冒出了一丝轻松感。张大虎心想,既然喜欢自己的人有了更好的归宿,那自己退出是再自然不过的了,就像歌曲里唱的那样“只要你过得比我好……”。

 “是谁并不重要了,关键是我们可以了断了。”惠佳轻快地说道。

后来,张大虎与妻子破镜重圆。经历了考验,两个人的感情似乎反而更牢靠了,就像增加了一层保护膜。酒是陈的香,姜是老的辣,老婆是原配的好,张大虎总是这样说。

然而惠佳并没有与苏通结合,因为一个半月后苏通仿佛人间蒸发,一切联系方式都已失效,彻底的无影无踪。

那个“苏通”就是我,我是在上海工作的“小三分离师”。受雇于张大虎的妻子,我又做了一件成人之美的善事,诚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白头到老。